2017
07.22

[夢色]Our Symphony-試閱(昴カイ昴)

Category: 夢色
  此為《Wind-Wind Symphony》衍生的昴カイ昴本試閱,該曲目是描述去年曾面臨廢社問題的知音館高校管樂團,在社長宇田川翔、副社長栗原大輝的帶領下化險為夷。但是,在終於可以參加比賽的今年,社長卻將指揮的要務交給二年級的三杉アキラ,中間社員該如何磨合、最終等待他們的是什麼?這樣的青春校園劇。

  〈序曲〉

  開學才過幾天,知音館高中吹奏樂團就為了每年一度,被稱為全國大賽前重頭戲的紫陽祭遊行努力練習著,去年因指導老師退休而近乎荒廢的管樂團失去了比賽資格,是否能返回全國大賽的命運都將在遊行大會中決定。全員都為此而努力著,而社員們不知道的是,今天這場練習之後,將宣告影響了整整一年的重要大事……


  「STOP!喂喂喂、這種東西是怎麼回事啊?」カイト抱著上低音號,一臉不滿:「練習了快一周,就是這種成果嗎?……尤其是你,體力笨蛋!」
  「對、對不起……我會再加油的!」昴羞愧地低下頭。
  「怎麼再加油啊?離公演不到一個月了。」カイト挑眉道:「雖然你只有最開始練習時要一起吹奏這一段,但アキラ可是被託付總指揮的二年級生啊!全場又只有你一個低音號,吹成這種程度一定會被觀眾聽出來的吧,本大爺可不允許拖累整體水平的演奏。」
  「カイト,不需要說成這樣吧……」響也微微皺眉。
  「哈?ジュニア,難道你覺得可以嗎?不是大家都自己同意要現場演奏的嗎?表演可不是說因為我們練習時間不足就可以原諒水準不夠的演出的。」
  「但是……」
  「沒關係的,響也さん。」昴抱著低音號站起來,難掩的失落但還是語氣平穩說著。「我也知道是我跟不上……カイトさん可以再給我一點時間嗎?雖然是第一次吹,不過我會更拼命練習的!」
  「カイト,我們也才練習五天,對初學者來說是不是太倉促了呢?」仁也出來緩解氣氛。
  「哼,不然之後還有舞蹈跟戲劇的排練呢,難道不需要時間嗎?」
  「那,這樣如何。」蒼星想了想,提議:「再三天的練習,如果昴依然無法到達標準的話……就請まどか改寫劇本,把アキラ交接指揮的場景提前。」
  「三天……」昴抱緊低音號。「我會加油的!」
  「啊,不過,」蒼星笑了笑:「カイト,你也要給點特別指導才行。」
  「哈?」カイト皺緊眉頭嘖了一聲,被蒼星一瞪撇撇嘴:「知道了知道了,體力笨蛋!這三天要好好感激本大爺的教導啊。」
  「是!」昴雖然還帶著緊張,但一改之前的失落:「麻煩カイトさん了!請多多指教!」

  Wind-Wind Symphony即將吹響。

  〈第一樂章 奏鳴曲〉

  「大家都知道,我們今年要參加對管樂團最重要的活動||紫陽祭遊行。」社長宇田川翔在練習結束之後,對著社員們說著:「去年很遺憾,但今年,該是讓他們看看我們實力的時候了!」
  「現在公佈參加名單。」副社長栗原大輝翻著筆記本,有些遲疑地看了看翔。
  翔堅定地開口:「總指揮:三杉アキラ。」
  低音號,三杉アキラ,二年級。
  吹奏經歷,一年。


  「不對!你的口型又跑掉了!就說了不是吹氣就好,是用嘴唇的震動!」
  「是!」
  練習室中,嚴厲的教學正在進行著,低音號斷斷續續唱著不太連貫的旋律,時不時會伴隨著カイト嫌棄但認真的指導,與昴充滿幹勁的答應聲。
  「好了,休息十分鐘。」
  「是,カイトさん辛苦了!」
  カイト呼出一口氣,雖然沒有練習吹奏,也因為不斷說話口乾舌燥。這時,嶄新的瓶裝水遞了上來,掛著誘人的冰珠,一抬頭則能見到昴的笑臉:「來,カイトさん。」
  「喔,謝啦。」カイト愣了一下接過水瓶,冰涼舒適的溫度在掌心蔓延,而昴已經仰頭大口大口喝著水,來不及吞嚥的水從嘴角滑落,溜進領口。明明是練習樂器,卻給人一種晨跑完的印象。

  這傢伙,還真是……雖然本來就已經知道這傢伙是個笨蛋了……
  カイト扭開手中的水瓶,流進口中的是甘甜沁涼的桃子香,カイト怔住,才發現手中是自己常買的果汁天然水。
  「啊、啊||」昴滿足的呼氣,抬手抹掉嘴角的水跡:「不過好懷念喔,好像回到了高中社團的時候呢!啊,不過這次的劇情本來就是高中社團。」昴扭頭對著カイト笑著,帶著尚未褪去的稚氣。「我以前高中剛進足球社的時候啊,也是學長超||級嚴格,練跑有人落後就要再加三圈重跑,練球踢不好罵得比カイトさん兇多了||呃、不是,」馬上被カイト斜眼瞪過來,昴一縮脖子馬上改口:「カイトさん教得很厲害……」
  「哼,如果教得很厲害你現在還吹成這樣?」カイト保特瓶一揮敲在昴肩上。
  「嘿嘿……我比較笨嘛,」昴搔搔頭,但眼神卻很堅定:「不過我一定會全力以赴的!」
  「嘛,這大概是你最大的優點了吧……畢竟是笨蛋呢。」
  「咦?カイトさん是在稱讚我嗎?」
  「才||不是呢!」這麼說著的カイト,嘴角卻是上揚的弧度。
  「欸……」
  「好了,快開始吧。」カイト看看時間,在昴應聲抱起低音號之後,從本來側坐在昴旁邊的位置起身繞到昴後方。昴覺得身後一重,卻是カイト靠了上來,接著一雙手環繞上來,扣住昴按在銅管按鈕上的手。「是這樣按,我講過了吧?」
  「是!」昴一抖,莫名地緊張起來,視線看著カイト交疊在自己之上的手。
  那是一雙修長而漂亮的手。
  指甲修剪得非常整齊乾淨,指腹上盡是各種樂器留下的厚繭,但仍然不減其魅力的手。就是這雙手寫下那些動聽的歌曲,創造美妙的音樂。
  「喂!」耳邊是カイト不滿的聲音:「呿,發什麼呆!吹啊!」
  「嗚啊啊是!」昴脹紅了臉,就著吹嘴逼著自己專注在唇法上,カイト帶動指法的手與他的口氣截然不同,十分溫柔。
  連同低音號的旋律似乎也溫柔起來……不。
  「停。」カイト表情嚴肅,將低音號稍稍推離昴,吸了一口氣,用力捏住昴的臉向外扯。「你這笨蛋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記住要用震動不是用吹的!」
  「嗚啊痛痛痛痛痛||」
  「還有我剛剛一摸就知道了,你這傢伙又怕高音吹不上橫壓了對吧?就跟你說這樣樂器壞了怎麼辦!」
  「對、對不擠……」
  使勁地宣洩完畢,カイト這才輕哼一聲放開已經掐成紅色的臉頰,任由昴泛著濕潤的眼睛小心地看向他:「懂了沒?」
  「是……」
  「繼續。」
  「是……啊不是、」昴輕輕舉起手,像個成績不好的學生。「那個、カイトさん,高音的時候好像想用力吹上去,唇型就很容易跑掉,該怎麼辦?」
  カイト從貼著昴後背的姿勢轉了半圈,居高臨下盯著昴的嘴唇,沉默著。
  「カイトさん?……」
  カイト伸出兩指,抵在昴的嘴唇上。
  昴瞪圓了眼睛,發不出聲音。
  「照著吹奏的方式,吹看看。」カイト的語調還是很冷靜。
  咦咦咦咦?||昴內心糾結著,臉頰上稍稍消下的紅暈又自動回復,還蔓延。
  「叫你吹呢。」
  昴眼睛一閉,深呼吸,手上抱著低音號捂得發燙,還是無法將嘴唇上柔軟的觸感替換成僵硬的吹嘴。
  「專心。」
  專心、專心……我在台上。昴努力平復自己,手上的低音號甚至配合樂曲按壓,轉移注意力。
  「好。」那隻一直干擾昴的手終於抬起,昴剛鬆一口氣,睜開眼睛,卻見カイト以極近的距離卻又認真的觀察那雙唇,根本整個人要壓上來。「你啊……」
  「是!」
  「吹的時候不要那麼緊繃,你為了想控制唇型的震動太用力了吧,看起來就是擠在吹嘴上,聲音只會更扁而已。而且,」カイト滑過有些紅腫的嘴唇。「你這樣不會痛嗎?」
  「不不不不不會啊啊啊啊||」
  「你幹嘛這麼……呃!」カイト像是現在才意識到兩人呈現一種不是很妙的狀態,往後彈了一大步,又刻意地往前一小步像是想掩飾,但就算撇開的頭也無法遮掩發紅的耳朵。「哼……這又沒什麼……反正你本來就是本大爺的,但現在還在練習中,不要想些亂七八糟啊。」
  「……我知道啊,但這太難了吧。」昴小聲咕囔,雖然知道要專心,但是現在有個重要的問題不能不問。
  「カイトさん,你該不會,都這樣教人的吧?」
  「……笨蛋!怎麼可能。」


=======

CWT46販售
更多資訊請洽噗浪(ID:s79928)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79928.blog.fc2.com/tb.php/80-aabb1fcc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