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07.27

[夢色]戀愛的方法 PartB、遊樂場

Category: 同人   Tags:BL
手機遊戲:夢色キャスト衍生
CP:昴カイト

PartB、遊樂場

  想要接近你、想要保護你。
  跟你在一起的時間,總是不夠啊。



  新堂カイト站在台場遊樂場的入口,雙手慵懶地半掛在褲頭口袋,神態自然而然地帶出大牌的架勢,惹得不少附近的女生在頻頻張望、竊竊低聲討論。他本人則習以為常,只嘴角帶出不耐煩的弧度,看著奔跑過來氣喘吁吁的青年。
  「遲到--」
  「欸!」昴抹著汗,震驚又疑惑的樣子看起來有些傻氣。「不是剛好嗎?現在十點吧?」
  「比我晚到就算遲到了。而且......不是你提要來遊樂場的嗎?居然好意思讓本大爺等。」カイト一臉「你是笨蛋嗎?」的樣子,原本不耐煩的嘴角卻揚成微笑的曲線。「哼......快去買票。」
  カイトさん這是......很期待嗎?
  昴聽著聽著,原本呆愣的臉了然的眨眨眼睛,忽然展開大大陽光般的笑臉。像是軍人一樣行舉手禮。「是,遵命!」
  自從最初カイト翹掉團練私下跑去請名人指導又不說的事件之後,昴開始可以看穿カイト總是嘴硬或逞強的偽裝,漸漸發現,カイト這個人,其實很單純:自信又要面子,但只要知道這一點,其實又像小孩子一樣好哄......跟他一開始的印象完全不一樣啊。
  昴想著想著,忍不住偷偷笑起來,像懷著一個有趣的小秘密。
  「喂,一個人傻樂什麼呢?」買完票兩人進入室內遊樂場,カイトさん拿起地圖簡介拍在昴胸口,莫名其妙的上下打量他。
  「沒有啊,想到跟カイトさん一起出來玩就覺得很開心。」昴高興地說,拿起地圖就研究起來,沒有注意到カイト突然的安靜和紅紅的耳尖。「嗯......一二樓好像都是機台比較多,三樓是實境體驗區喔!」昴興高采烈地抬起頭,「我們去三樓吧!這個Wild系列看起來好有趣!也可以從上面玩下來。」
  「嗯?喔、走吧。」

  「真厲害啊。」カイト步下機台時睜大眼睛,很驚奇。「沒想到可以做這麼好......」
  「是吧是吧!啊--好好玩喔!」昴的表現就更生動了,握著拳兩眼都在發光,說個不停。「沒想到真的可以模擬出飛上天的感覺耶!轉得我都有點暈了,跟玩雲霄飛車也差不多嘛!真厲害!」
  好像放出去玩的狗,正叼著球,眨巴眼睛搖著尾巴。
  カイト其實也覺得很有趣,但更有趣的是眼前人興奮的樣子。他忍不住噗哧一笑,抬手像個主人一樣用力揉亂那隻狗的毛髮。「現在科技發達嘛。」
  「嗯嗯嗯!」昴先是愣了一下,而後笑得更燦爛,又帶了點羞澀,讓他看起來更像個大男孩。「嘿嘿--好期待其它設施喔.....接下來去?」
  「唔、看哪裡人比較少就去哪裡吧,反正你都想玩吧。」摸夠了的カイト心滿意足地放下手,卻是頭也不回地往人少的地方去,隨機就排進一條隊伍裡。
  昴連忙跟上,抬頭一看。破舊陰暗的裝潢,牆上貼滿了陳舊的符紙,入口旁擺了小小的神龕,供奉了一隻女孩人偶。長長的黑髮,無神的一對眼睛直直看著前方。
  「蒼之間?」這麼怎看......都是鬼屋吧?昴扭頭偷偷打量前面的カイト。
  カイト雙手交疊在胸前,皺眉,嘖了一聲。
  「這個......看起來還挺可怕的,喔?」昴有些乾巴巴的說著,眼神卻閃著期待和猶豫。
  「哼,室內遊樂場這麼小小一間鬼屋,能可怕到哪裡去。」カイト輕哼著,不屑的模樣溢於言表,雖然那多半是虛張聲勢。但的確整個排隊的空間來說,裡面頂多只是一間普通單人臥房的大小,這麼小的空間要布置成怎麼樣的鬼屋......
  昴輕輕喔了一聲。
  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久等了。」身著巫女服的工作人員從隊伍中拉出八位,又拉上紅龍作阻隔,親切不失端莊的行禮。「歡迎來到蒼之間。」
  「以下將告知幾點注意事項,請各位客人注意: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的病患請不要進入蒼之間。」巫女一一看過八位客人,確認沒有問題,才接著說。「另外,進入蒼之間之後,將無法中途離場,也請抱持著虔誠的心,不要嬉鬧。」
  昴和カイト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臉上,對於工作人員態度的認真產生的一點不安,紛紛點頭。
  「最後,在進入以前,請容我為諸位祈福。」語畢,巫女嚴肅的閉上眼,默念幾句。
  「啪!」她在昴面前都拍了一下雙手,響亮清脆。
  「啪!」而後是カイト。
  在她為八位都舉行完這個儀式之後,才拉開了仿若日式舊建築的木門,裡頭黑不見底:「請進。」
  昴有些擔憂的望向カイト,率先走進。カイト瞪著那片黑暗,微微咬牙,尾隨其後。
  昏暗又狹小的甬道,只能容許兩人並肩而行,幽幽的藍光從牆上流瀉,照映出整排整排,滿牆的巴掌大小的人偶。面無表情像是在注視這群來了又走的客人。一批又一批。
  穿過廊道,卻是一間開闊的房間,像是客廳一樣的長桌,不多不少圍繞著八張椅子,奇特的是,每張椅子前都放著一副全罩式耳機,與整體裝潢格格不入的高科技。
  「吶吶,カイトさん,你看。」昴忍不住跟カイト竊竊私語。「好怪喔,不知道要幹嘛......」
  「誰知道呢,故弄玄虛吧。」カイト輕哼了一聲。
  「請各位客人入座,並把耳機戴上,如果有不適的狀況請把耳機取下。」帶領大家進入房間的服務人員只簡單介紹幾句就退到一旁。
  兩人都隨意坐下並戴上耳機之後,昴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最後回到身旁看起來很不以為意的カイト身上,才忽然發現:周圍好像,都是情侶?欸欸--
  還來不及反應,燈已經暗了下來,從昏暗變為伸手不見五指。

  「颯、颯--」耳機裡傳來微弱的風聲,像是真的在耳邊吹拂,隨著氣流的帶動宛如身歷其境。隨即,緩慢的腳步聲由遠而近。
  「桀桀--」老婆婆怪笑著。「有客人啊.....來的正好。最近的客人不多......正是困擾呢。」蒼老的聲音有些異樣的興奮。「快坐快坐,奈緒子一定也很高興的,她啊,最喜歡像您這種眼睛漂亮的人了。」
  倏地,蠟燭般的殘弱光線亮起,長桌主位的位子,赫然坐著真實大小的少女人偶!穿著漆黑破舊的振袖,精緻的臉龐朝著眾人,嘴角似隱約帶笑。
  隱隱從耳機內傳來磨刀霍霍,老人不疾不徐,但仿佛能看到掛在滿是皺摺臉上那抹猙獰的笑容:「放心,很快的。」
風一吹,燭光撲滅,天真清脆的少女音出現:「吶,婆婆,你真囉嗦耶。」
  語落,鏘,刀落。
  「啊啊啊--」幾秒前在耳邊威脅的聲音瞬間轉為淒厲的慘叫,重物拖動的聲音就在面前的長桌上,充滿痛苦的喘息呻吟:「求、求求你......救救、救救我......」
  「好吵呢。」
  噗滋,伴隨突如其然的熱氣,昴彷彿感覺鮮血噴在自己褲上,他愣了愣,回過神眼神一凜,感覺隔壁的人大力抖了一下,他伸出手,抓到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像二月的山泉一樣冰冷,微顫著。

  「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眼睛--」
  「呵呵呵哈哈哈--」對比之下是少女歡快的笑聲。揮刀。一刀、接著一刀。
  那原先掙扎的哀叫,刀進刀出,漸漸微弱,最終完全消失。整個空間靜謐的可怕,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到。
  只有連結的雙手,知道彼此都在。

  「吶,」不知道過了多久,少女的聲音輕飄飄的說著。「接下來,輪到誰了呢?」像是孩子在挑選玩具一般,奈緒子來回走動著,在桌間環繞,甚至唱起童謠:「竹籠眼、竹籠眼,籠裡的鳥兒呀,什麼時候出來呢--」
  她走得很慢,腳步聲很清晰,悠閒的步伐傳來冷酷的旋律。讓人屏息,不禁會暗暗祈求別在自己身旁停留。
  「決、定、了。」奈緒子在遠方停下,正想稍稍鬆一口氣時,少女的氣息已貼在耳畔,輕輕吹息,冰冷的空氣爬在脖頸。

  「就是你。」

  カイト僵直坐在原位,腦中一片空白,敏感的耳朵留下噁心的觸感。雖然一直說服自己是假的,還是無法克制思想的湧動:會不會,我們真的誤闖了哪裡?會不會,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
在奈緒子在耳邊宣判時,更是閃過「我真的要死在這裡?」的思緒。
  然後一切就中斷了。
  冰冷的皮膚忽然就落入溫暖的懷抱,耳機什麼時候就被摘掉,取代貼在耳邊的是溫熱有力,富有生命的氣息:「カイトさん,我在喔,沒事的。」

  「沒事了。」

  體力笨蛋的臉,現在一定認真到不行。
  カイト忍不住就彎起嘴角,用力地抱住對方。
  反正體力笨蛋不怕掐的。


====

卡很久的一章OTL
鬼屋是之前在台場Joypoli玩到的,覺得超可怕XD
視角有些跳不好意思.....功力有限不知道該怎麼表現的更好><
歡迎指教!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79928.blog.fc2.com/tb.php/74-b4f2b1e4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