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11.07

[AGP]以往的夏天-3

Category: 企劃   Tags:AGP
「你看,這邊用乘法,這裡再把他加起來,就好了啊。」
「喔.....」李靖傑噘著嘴,滿臉的不甘心又隱隱佩服的表情看得洛以夏偷笑,一旁夏以凌也時不時忍不住地嗤笑出聲。李靖傑臉色變幻:「夏以凌你根本也不會吧,笑屁啊。」
「怎麼樣怎麼樣?我就要笑咧--」夏以凌歡快地朝李靖傑扮鬼臉:「反正臭阿傑你知道你比表哥笨--喔?」最後卻是徵求洛以夏的同意。
洛以夏也極配合地沉思了一下,故作認真道:「阿傑,你這樣不行啊。」

「你們兩個!」李靖傑齜牙裂嘴往夏以凌撲過去,被尖叫地躲開,轉頭想轉移目標,卻見洛以夏一臉警惕,緊緊抓著的卻是他的暑假作業,一副你敢如何我先對你的作業出手的模樣,只好追上夏以凌。
夏以凌輕巧靈活的竄跳,卻也難敵李靖傑也從小在這跑跳,又占據年紀身高優勢,最終還是被抓的正著,兩人折騰的氣喘吁吁,最後還是跑回地標似的大岩石,一屁股坐下。看洛以夏雖然沒有跑動,但笑得同樣紅通通的臉,李靖傑終究還是忍不住伸出手,狠狠拉扯洛以夏的臉頰:「還笑!讓你在旁邊看戲!」
夏以凌連忙也跟著加入第二輪的戰局:「啊啊!表哥快反抗!揍他揍他!」
洛以夏也掙扎著,卻根本不敵比他高了好幾公分的李靖傑,基本只有被揉捏的份。李靖傑出了口氣,也暢快地鬆了手:「他打架最好打得贏我,以凌都比較強好不好。」
夏以凌聽到居然眼神一亮:「真的嗎?臭阿傑我們來一場?」
李靖傑連忙擺手:「不要不要,今天夠了吧,誰能跟你這暴力女打架啊。」
幾個孩子又嘻鬧的好一會,才有些疲累的安靜下來。
像是要午睡似的,七手八腳攤在岩石上,腳下清涼流水潺潺,頂上葉尖陽光溫暖。
「對了,那個啊,」李靖傑一邊緩緩從一人半高的石頭上爬下來,一邊說著:「我還是有點...在意,所以說.....那個......」已經微微偏西帶些橘紅的日光從他的左邊曬下,拉出一道不短的陰影,讓他的右半臉看起來很模糊,洛以夏瞇了瞇眼睛。
「幹嘛啊臭阿傑,三八欸想說什麼快點啦!」洛以夏還沒有反應,夏以凌已經忍不住大叫了,竟講得李靖傑耳朵泛紅:「怎樣啦!小孩子不懂啦!」李靖傑說著一邊瞄洛以夏,人還在一臉好奇的等著他到底想要說什麼。
「呿!你妹都這樣說了那我可就不客氣啦,我怎麼看你這小子都沒啥病啊幹嘛不去上學啊?」
洛以夏眨眨眼,看向夏以凌,正好迎上他表妹的目光,兩人的表情都有些古怪。
並不是難過或生氣什麼的,而是是否要把一件有趣的、但重要的秘密分享給朋友的遲疑,與一點興奮。
沒有討論,兩人迅速達成了共識。
「給你看個東西。」洛以夏笑起來,帶著自信與期待。阿傑會有什麼反應呢?
洛以夏招招手,取出一根大約只有十公分左右的細長物,木製像是筆一樣的東西,仔細一看才發現頂端像針一般尖銳,握在洛以夏不大的手中倒是大小剛好。
李靖傑傾前一看,怪叫道:「奇怪,你什麼時候帶這東西啦,鉛筆?這有什麼特別的。」
洛以夏沒有說話,只是拿出另一個小罐子,擰開拿木筆沾了沾,是某種暗紅色的顏料,就這樣趴在大岩石上開始畫起李靖傑根本看不懂的東西。
洛以夏畫出的線條像是字又像某種圖案,像是練習很久似的工整的排出一種規則的樣式,漸漸繞出一個圓,圓不大,只剛好把岩石中央的李靖傑繞一圈。
李靖傑數度開口或是想要換個位置,都被夏以凌擋了下來:「臭阿傑乖乖待著不要動啦!等下就知道了嘛!」李靖傑苦笑著只好乖乖的站在原地,巴眨的眼睛看著洛以夏振筆如飛。
不大的區域,其實也沒有畫出許多東西,的確是不一會就好了。
洛以夏終於抬起頭,露出大人看到會覺得很有禮貌,但李靖傑現在只會覺得充滿壞心的笑容。「好了,你可以出來了。」他說著,把最後一筆給補滿。
「哇靠!你故意的吧!」李靖傑在洛以夏說「你可以出來了」的時候很自然的提腳要跨出去,然後就發現他整個人不能動了,宛如一尊行走中的雕像,只剩頭部以上還可以轉動,正在驚恐的叫嚷著,看起來實在有點滑稽。「這什麼鬼?」
「定身陣。」洛以夏一邊忍不住的莞爾,「不是鬼,是陣。」
「噗哈哈哈阿傑你看起來真白癡欸!」夏以凌毫不客氣地嘲笑:「你心服口服了吧?就算打不過你,表哥還是一~堆方法可以對付你的,哼!」
「陣?」李靖傑沒空理會夏以凌,呆呆的喃喃自語著。「那什麼.....唉哟一下你該不會是魔法師吧?」忽然想到這種可能性,李靖傑滿臉發光的復活,他認識一個魔法師!也太酷了吧!
「這邊的講法應該是術士吧?呃...體系的差別?」洛以夏有些苦惱的思考,「其實我也不太懂。」
「唉哟管他的!這超厲害的耶!超酷的!」
「......是嗎?」被李靖傑毫無保留的誇讚,洛以夏有些不自在地搔了搔臉。
「啊啊啊原來是這樣啊,所以你才不去上學!就是秘密修練嗎?嗚啊天啊我怎麼那麼賽可以遇到你啊!!太酷啦!」雖然身體不能動,但嘴皮子無法克制的叫個沒完,李靖傑不斷地釋放內心的衝擊。「一下、不不、洛以夏老師,你還會什麼啊?」
「臭阿傑你也變太快了吧.....」夏以凌咕囔著,洛以夏哧一下笑出來:「還在學啦,今天也很晚了,你家比較遠吧?明天再說啦。」
今天又是教學又是打鬧、到現在比平時回去的時間已經晚了許多,可以看見夕陽開始隱沒山頭。
洛以夏忽然晃了晃,腳下一軟,隨即又站穩,神情卻有些恍惚。
「表哥?」

他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他還能看到、夏以凌跟李靖傑擔心的臉。還能聽到自己緊張而急促的心跳、感覺到上升的燥熱。
有個令人厭惡的東西正在從身體裡像是膠水緩慢從深處蔓延滲透,他覺得自己快吐了,但什麼動作也沒做。
什麼也做不了。
時間彷彿很長,但其實也不過是洛以夏一個踉蹌之間。
而後洛以夏抬起了手,用全身的力氣將木筆插進李靖傑的脖子裡。
有一刻的世界是寂靜的,下一刻洛以夏聽到李靖傑鮮血咕嚕咕嚕的冒出、嘶啞的掙扎呼痛。
洛以夏沒有停,以難以想像的力氣將木筆拔出、再刺入,一下、兩下......
直到李靖傑再無聲息,啪一聲倒下。
洛之安的教導忽然在洛以夏腦中響起:定身陣無法在無生命的物品作用。
無生命的、李靖傑。

洛以夏蹲坐下,扶起李靖傑的頭,沾滿溫熱鮮血的手在頭上劃出一小圈印記,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只知道這身體裡的靈體隨著印記的指引,瞬間消失了。
洛以夏呆呆的維持這個姿勢,而後慢慢機械地回頭,他從未見過表妹如此懼怕的表情。
夏以凌跌坐在地,開闔著平時總静不下來的嘴,卻是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這是......夢、嗎?洛以夏遲鈍的想著、陷入黑暗。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79928.blog.fc2.com/tb.php/60-09c204f9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