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10.31

追逐

Category: 殘系列平行   Tags:BL
萬聖節賀文
驅魔者與吸血鬼的故事
  第一次見到他,是一個月光明亮的夜晚。
  他大概永遠也忘不了,熟悉腥甜的氣味淡淡飄散在空中,卻奇異的有種滯人的黏膩感,寂靜的能聽到近無聲的吸吮、啜飲、滑入喉頭的吞嚥。可能是發現了他的存在,當然也可能是飽了,「那個」停下動作,抬起埋在少女頸邊的頭。該是出手的時候了。一向手腳俐落的他卻如同被震懾住般,只是盯著遠處的一舉一動。
  鮮紅的液體沿著尖銳的獠牙滑過近透明的肌膚,不知怎地,或許是因為那頭白髮,竟一反常態的隱隱散發光暈,與血同色的瞳仁內也不是嗜血或暴虐等等,只是淡淡的、甚至流露出厭煩的神態。至乎舉頭向月,輕聲嘆息。
  原來是會歎息的。他想,或許就是那幕吸引了他。
  毫無預警的就被發現了。一股強大卻意外沒有殺傷力的波動襲來,被設好的結界彈掉,大概是催眠系法術。不過就是這個瞬間,遠處的身影已經消失,徒剩頸上恢復一片光滑的少女,依舊淺淺的呼吸。
  搞什麼……照理說要攻擊的吧……他苦笑著放下就備戰狀態的手。居然跑了。
  大約是從那時起,他開始念念不忘要追到那隻吸血鬼的吧!
  直到天涯海角。

===

  「喂,我餓了。」半夜時分的T醫院,輪值的K醫師對忙碌中的護理長近乎警告的說。
  「好,等結束就去幫你拿喔。」護理長一邊安撫K醫生,手上卻一點停下來的跡象都沒有。
  K醫生沒被平撫,倒是被刺激似的眼中紅光大盛:「你再不從我身上下來我就要把你當備用糧食了!」
  護理長一臉遺憾地把手從黑袍中抽出來:「小心點,獠牙都露出來了,晚班也不是只有我們兩個啊。」
  K醫生狠狠瞪他:「難道剛剛那幕就被看到就可以嗎?」
  護理長只是神秘的微笑。
  「快點去!」要不是物資管控都要經過護理長,他早就自己去了!
  「是是。」
  那張笑臉消失後,K醫師忍不住又嘆了口氣,雖然吸血鬼也許不該這麼多愁善感,但是……他到底為什麼會被這個人吃的死死的啊!當初也只是獵食不小心被發現,這個人不知道怎樣就開始纏著他不放!原本以為只是一般的獵人不太在意,沒想到卻是一塊大鐵板!
  當他被沒見過的東洋符咒制服,心灰意冷的闔上眼睛時,身上的禁制卻解開了,他疑惑的看向黑髮的吸血鬼獵人。
  「其實獵捕吸血鬼不在我的工作範籌喔。」那個男人微笑表示。
  ……耍人、不,耍吸血鬼啊!
  看出他的憤怒似的,男人不慌不忙說著:「我只是想見你啊,是你自己一見到我就跑的。」拂了拂半長的黑髮。「只好用蠻力囉!」
  好吧,是沒錯啦,感覺有人在追他就跑是他的本性……但是……
  「你找我做什麼?」這是男子第一次聽到吸血鬼的聲音,跟外表一樣清冷。
  「為什麼啊……」男子思索一下。「該說是直覺嗎?可能是因為你看來跟其他同類不一樣吧。」眨眨眼。「我有說過我的興趣是追尋奇特的事物嗎?」
  「誰管你的興趣是什麼。」吸血鬼看也不看他,站直身體,拍了拍黑衣上的灰塵。
  男子卻像是沒聽到般繼續說:「我第一次見到你就有種想法,你是不是討厭吸血啊?」
  吸血鬼頓住,用一種古怪又認真的神情正視男子,良久,才緩緩說道:「最討厭了。」
  男子看來一點也不驚訝,笑著唉呀了一聲。

  其實吸血鬼不討厭血,他討厭的是人。
  討厭和人相處、和人說話,甚至連只是進食的吸血動作,都討厭無比。
  「那你討厭我嗎?」男子用無辜的表情發問。
  說也奇怪,吸血鬼覺得自己似乎沒那麼討厭這個人。「你是人類嗎?」
  男子又唉呀了一次:「差點忘了你的感應力好的驚人,每次我一出現就被發現了。」
  原來真的不是嗎?
  「這個嘛,基本上還是有人的部份吧。」男子回答的很神秘。「不談這個,你既然討厭吸血的話,要不要考慮血袋呢?」
  「醫院的把關出乎意料還挺嚴格的。」
  男子理解的點點頭,忽而揚起嘴角:「我來幫你,怎麼樣?」

  由於這個「幫忙」,吸血鬼看到男子與之前反差甚大的一面。
  男子穿著怎麼看都是女性使用開岔到大腿的護士服外加象徵護理長權威的網襪,意外的沒有違和感。「這可是我的正職喔!」
  「嗯……你覺得內科醫生怎麼樣?」
  在護理長的安排之下,吸血鬼非常順利到根本就是隨便的地步當上了內科的K醫生。雖然白天要看診,但在吸血鬼擅長的催眠系法術和護理長的幫忙下日子還是過的挺舒適的。
  不過──隨著時間越長,護理長就越常藉由各種名目對他上下其手進行性騷擾,這是K醫生最近比較困擾的一點。

  「吶,晚餐。」用著非常人(只有一部分是人)能及的速度從相差五層樓的血庫拎回兩袋500CC血袋,護理長遞上前。
  「謝謝。」K醫生咕噥,動作優雅的……直接拿起吸管戳下去,以像在喝50元便當附贈的冬瓜茶之姿啜飲所謂的人血。
  護理長見狀偷笑:「我每次都覺得,」指尖挑起雪白的髮尾。「你現在這樣跟我一開始看到的差真多耶。」
  K斜睨一眼護理長,並未答腔,快速讓一公升的鮮血滑入他的喉嚨,應該是真的餓的狠了,竟不自覺露出帶著孩子氣滿足的表情。
  護理長只是笑盈盈的,抓準血袋淨空、蒼白帶著些許血痕的雙唇抬起的瞬間,湊上前,嘴唇輕觸,充滿了鐵銹味。「你吃飽了,現在該我了吧?」
  K醫生無可避免的蹙眉,問出埋藏心中已久的疑惑:「你到底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咦?這不是很明顯嗎?」用超近距離回答的護理長雖然這樣講,卻沒散發半點驚訝的感覺。「我喜歡你啊。」
  趁著K醫師呆愣的當頭,護理長又在唇上偷親了一下。
Comment:0  Trackback:0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79928.blog.fc2.com/tb.php/22-588eba44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