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10.12

新婚(主EME)

Category: 殘系列平行   Tags:BL
平行世界
全員,米列亞伊寧主
和Aya合寫
  「歡迎回來--!啊是晚餐!」
  蜂蜜髮色的青年從電腦桌前彈了起來,跑到玄關一帶,誇張的向剛進門的褐髮男子深深一鞠躬,眼光卻直盯著他手上一袋便當。
  「我回來了,今天過的怎樣?」笑著回應,把便當遞給他,男子隨口問。
  「跟昨天一樣!牆上的污漬還是會說話隔壁還是不斷傳來奇怪的慘叫,樓上的燈明明開著按門鈴卻沒人應門!」青年拿了一盒豬排飯,窩回電腦前,開朗的回答。
  「米列亞你還是一樣說一些奇怪的事。」男子不在乎的笑開。「去跟鄰居打過招呼了嗎?」
  「嗯嗯?」米列亞搖頭:「樓上沒人應門,隔壁的氣氛太可怕了我不敢去按門鈴,伊寧你假日陪我去嘛!」
  「好啊,畢竟夫婦一起去拜訪也是一種禮貌。」伊寧很爽快的答應。
  聞言米列亞抬起頭用一雙無辜的大眼看著伊寧:「說到這個,親愛的,我們好像.......」
  「吃你的飯。」受不了那種目光似的把手按到米列亞頭上轉回去。「愛情不是用那種關係來衡量的。」
  「肉體關係。」米列亞糾正,眼睜睜看著伊寧逃難似的奔去浴室,不禁嘆了口氣。
  這就是他無慾無求的新婚生活,他純情到堅持婚後性行為卻什麼都不肯做的老公。
  
  美少女GAME玩再多都沒用,還是無法成功勾引男人的心。
  米列亞憂鬱的想,是不是該改完乙女系的,或者BL系的遊戲好呢?但是他時再對主動而且很蠢的去被一堆男角推倒沒興趣,他喜歡主動去攻略美麗的少女角色。
  時間是星期三的下午,他決定在去按一次樓上的門鈴。
  如果可以跟別家的妻子交流一下就好了。
  一如往常的捧著伴手禮走出家門,使他欣慰的是隔壁家的慘叫已經減弱為死前的呻吟,看樣子明天就可以來拜訪了......咦?
  搖搖頭否定自己剛才的想法偏差掉了的事實,米列亞提起精神按下他已經按了第三次的門鈴。
  「來了!」
  出乎意料的是,這次很快就有了回音,是個稚氣未脫的女孩聲音,隨著咚咚的腳步聲門被拉開,可愛的黑髮少女笑瞇了眼:「媽媽--咦?你是誰啊?」
  「我、我是樓下剛搬來的人,我叫米列亞,小妹妹,你父母在嗎?」
  「爸爸--!有奇怪的陌生人找你!」
  沒有必要說成這樣吧小妹妹!
  「說過不可以給陌生人開門的吧零?」走出來的是一個高挑的黑髮男子,有著跟女孩相似的神韻。
  「我以為是媽媽回來了嘛!」
  「媽媽哪有那麼快回來.......」付之一笑,男子看向米列亞。「你好,聽說你住樓下是嗎?肯定很辛苦吧,請進來坐。」
  「啊......謝謝,那我就打擾了。」怯怯的進了門,迎面是與自家完全不同的豪華配置,男子在桌邊坐下,示意他也坐。
  「如你所見,我是這個家的男主人,我是銀鴞,這是我女兒,零,以後請多指教。」輕輕點了點頭。
  「我叫米列亞,是樓下剛搬進來家庭的、呃、妻子,這是我和丈夫的一點小心意,請務必收下,以後還請多包涵。」
  「喔,是主婦啊,真不錯,好想讓你跟內人見個面啊,他堅持要上班,天天往外跑。」讓零收下了禮物,銀鴞微笑。
  「有工作是好事啊。」米列亞應道,轉開了話題:「冒昧請問一下,我是新來的,隔壁究竟是在從事什麼工作啊?氣氛怪陰森的。」
  「沒事,他們可能在處分自己的手下吧,不把工作帶回家庭是大家都懂的共識,別太害怕了。」
  手下是什麼東西?
  「如果你怕的話,我讓零跟你去吧?零跟他們家的妹妹是好朋友,零,要不要去樓下玩啊?」溫柔的拍拍女兒的頭髮,而女孩開心的點了點頭。
  「真、真是過意不去......一開始就麻煩你......」
  「不會,幫助新鄰居是大家的義務,啊,零,牙刷帶著,衣服帶著,晚上就住他們家吧。」神秘的男子笑的更開心了。

  總覺得被趕出來了的米列亞於是帶著零回到樓下,先回家拎了一份禮物,才又站到那扇可怕的門前。
  「紅梅姊姊--!」
  還來不及做好心理調適,身旁的女孩早已叫起門來。
  厚重的鐵門匆匆被拉開,跑出來一個美麗,身著粉色和服的雙馬尾少女,桃紅色的腰帶打成一個華麗的蝴蝶狀在腰後。「小零?你怎麼來了!不是說了今天不行嗎?」
  「可是爸爸說差不多這個時間就可以啦......」零嘟嘴。
  「唉呀......真是的,啊!這位是?」少女注意到了米列亞,他急忙開口:「我是隔壁的新住戶,今天是想來打個招呼,如果不方便的話......」
  「他是來找紅櫻的啦!」零補充道。而紅梅又蹙起眉,向米列亞鞠了個躬:「您好,我叫紅梅,請問您找我哥哥有急事嗎?沒有的話,可以請您等明天再跑一趟嗎?不好意思。」
  「啊,我沒有......」
  慢著慢著我的腦袋已經快轉不動了,和服是什麼樣的設定,這女孩的哥哥又是誰啊,隔壁究竟是什麼樣的家庭啊!
  少女背後的門忽然又打開了。
  「紅梅我說過不准再跟樓上那女孩來往......」單手撐在牆上的青年最多不過二十歲,一頭俐落的銀色短髮,翠綠的大眼靈活的一轉,目光停在米列亞身上:「......你誰?」
  這就是紅梅的哥哥是嗎?至少他的服裝是正常的。
  「你好,我是隔壁的新住戶,名字是米列亞,想要找這裡的一家之主打聲招呼,是不是可以......」
  「你好,那是禮物是吧,紅梅,拿著。你可以走了,還有零,你也一起回家去。誰會讓那傢伙的陰謀得逞,又要生小孩又要享受兩人生,天底下哪有這種好事!」
  明明比自己小,氣勢卻這麼囂張......
  「那麼請務必幫我轉告貴家長。」雖然心有不服,米列亞仍然沒種的選擇縮了回去,沒想到現場忽然一陣靜默。
  「哈哈哈哈--!家長!家長耶!」零忽然大笑起來。「哈哈哈--叫家長啦你這未成年!」  
  「誰未成年我再一個月就滿二十歲了!」反駁回去,原來尚未成年的青年轉而看向米列亞:「我就是你要找的一家之主,有什麼不滿嗎?」
  「咦?沒、沒有......。」
  「沒有就好,你最好給我小心一點!」
  對了這家人好像是混黑道的!這就代表......我惹到黑道大哥了?!
  雖然那個人看起來也不太像混黑道的就是了?
  「不好意思喔,最近底下的人出的毗漏多了一點,他的心情不太好,不過請放心他不對一般人動手的。」紅梅在他關門之後又深深鞠了個躬,說出更可怕的話。
  「他......是你的哥哥?」
  「咦?不是喔,他的名字是白玉,我哥哥叫紅櫻,下次有機會的話,我會請他親自登門拜訪,那就先這樣囉!小零抱歉,你也回去吧。」
  少女又消失在門後,米列亞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他們家......到底?」
  「他們家是黑的啊。」零很自然的回答:「從惡質金融到暗殺生意都做,白玉原本還是我家爸爸敎出來的呢、啊、剛剛說的要假裝沒聽到喔!」
  米列亞望向女孩,而零開心的向他微笑,把手指放到唇邊。
  火坑......我掉進火坑了......。

  「米列亞,今天怎麼樣?」
  「嗯?不錯啊,跟樓上的父女認識,跟隔壁的黑道大哥結下了樑子,正在找未來跑路可以去的地方。」
  「你還是一樣總說些奇怪的事。」

  「早點回來喔!」
  送別之吻照樣被伊寧擋掉,米列亞只能扶著門邊大喊:「至少兩小時打回家一次!不然你最愛的妻子就要被填水泥丟到海底去了!」
  噘著嘴回到電腦前,米列亞悶悶不樂的按開遊戲視窗,虛擬的美少女笑容可掬的向他說早,金色的長髮搖曳生姿。
  女主角已經攻略過了......今天就......
  讓主人公向身為班長的黑髮美少女搭訕,美少女總是一臉不開心的樣子,只偶爾紅著臉瞄他一下。
  “誰需要吃你的便當啊!”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音效傳來了咕嚕的聲響,美少女班長紅了臉。
  “好、好吧.....如果你堅持的話。”
  “我...我明天會做一個更好的還你的!你可別會錯意囉!我、我只是不想欠你人情而已!”
  米列亞傻笑,比起有點呆的青梅竹馬女主角,這個女孩更可愛,明明就臉紅了,還自以為掩飾的很好......。
  「緹娜──!好可愛──!」
  比起伊寧可愛多了,那個人比女主角還呆,不管米列亞明示暗示甚至直接動手......他都無動於衷,都已經結婚了耶!他該不會騙婚吧!其實他在外面有女人嗎?那為什麼他要跟男人結婚啊!
  米列亞抓抓頭,深呼吸。
  沒事的沒事的,當初交往的時候不是也很甜蜜嗎?除了他一直堅持不可以做之外,他對自己都很好很溫柔,還說會負責照顧他......
  靠,這跟標準的騙婚有啥不同?!
  娃娃臉的青年朝天怒吼,而電鈴響起。

  「來了!」有些無力的去開門,門外赫然是......
  「緹娜!!」米列亞瞪大眼睛驚叫,用力揉了揉眼睛,沒錯沒錯!黑色長髮,沒有笑容,臉蛋很漂亮的...長大了點的緹娜!神終於來拯救他了嗎?
  “緹娜”瞪了他一眼,正準備開口,米列亞搶先撲了上去,用力摟住了他的神派來的天使,懷中的人僵住,他則自顧自的說著:「緹娜我好開心!亞莉俢絲呢?會來嗎?不,我有你就滿足了,緹......」
  「你欠揍啊──!〈快給我放手──!〉」
  一個有點耳熟的聲音和一個陌生的聲音同時爆出怒吼,而米列亞臉上紮實的挨了一個直拳,往後退了兩三步。
  「你你你幹嘛打我!啊你是昨天的......!報警!報警!」
  以為自己到了天國的下一秒又掉進了地獄,米列亞顫抖著指著昨天見過面的年輕男主人大叫,而後者一臉理智線斷裂的神情被身後幾個人拉住,似乎很想再上前補個幾拳或者幾顆子彈的樣子。
  「昨天......。」“緹娜”沉吟了會:「你就是米列亞?」 
  「我、我是!不愧是神的使者,什麼都知道呢......咦?」
  米列亞現在察覺了一個很驚人的事實。
  「原來緹娜是男的嗎──?!」
  “緹娜”的臉又是一僵,而米列亞又不怕死的湊了上來,一臉很想實證看看的樣子:「我...可不可以......?」
  「不可以!」手一甩掙脫了三個人的掌握,銀髮青年很俐落的拿出了什麼......金屬的......黑色的......手槍。
  「救命──!」

  「昨天...跟今天都給你添麻煩了,這是一點心意,請收下。」
  果然是緹娜,沒關係,就算你是男人,我還不是一樣,我可以接受的。
  無視於米列亞熱切的目光,黑髮青年點了點頭:「初次見面,我的名字你想必昨天已經聽舍妹說過,我是紅櫻,請多指教。」
  「以後還請你多指教啊。」
  跟紅櫻的端正站姿天差地遠,一臉敵意斜靠在牆邊的白玉丟出一句不知是禮貌還是威脅的話。
  這小鬼的家教真差......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啊,好像就是樓上那家的吼。
  「啊,緹...紅櫻你們是兄妹三人一起住嗎?還是合租?」
  「是兩人家庭跟一個搗亂的!」大步走近把紅櫻拉近身旁,白玉瞪他:「你最好別打奇怪的主意喔!不然小心我......」
  「白玉。」紅櫻止住他,稍微離開他一步,臉似乎是紅了。
  跟...跟緹娜一樣,不過好不開心。
  米列亞失望的嘆口氣,看來神果然還是沒有眷顧他:「不會啦,我好歹也算是人家的妻子,從相對關係來看就知道我人畜無害的很。」
  「男人都是野獸!」
  「你笨蛋嗎......算了。」紅櫻無奈的斜他一眼,又看向米列亞:「以後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我,那我們要回去了。」
  「啊,等一下。」米列亞叫住他:「那個,我想問一個問題。」

  今天伊寧回來時,沒有接到米列亞一貫的問候,他想起今早他的話,不禁有點擔心:「米列亞,你在嗎?」
  「還用問嗎?」
  米列亞從廚房走出來,端了一盤菜:『我試著做了晚餐......可不是特地為你做的喔!只是順便!順便而已!因為我在學做菜......快來吃啦!」
  咦?
  察覺米列亞今天不太對勁的伊寧只好在桌旁坐下,桌上的菜怎麼看都不是隨便做做的。
  「好啦!快吃吧!雖然不是特地做給你吃的!」
  也在桌旁坐下,米列亞臉上沒有平常亮的像花的笑容,只是一直戳著面前的飯菜偷看伊寧的表情。
  「那我開動了。」不太習慣這樣的米列亞,伊寧困惑的夾了一口菜,該不會他在晚餐裡動了什麼手腳吧...... 
  「......怎麼樣?好吃嗎?」
  「嗯!很好吃喔。」坦率的回應,而米列亞的臉瞬間又笑成了平常的樣子,又馬上調整回那種彆扭樣:「那...那是當然的!」
  「米列亞......。」伊寧放下了餐具,一臉專注的望著他,而米列亞緊張起來,終於成功了嗎?果然沒有男人可以抗拒緹娜的魅力嗎?
  「你......」
  好可愛?
  「是不是生病了啊?」
  什麼鬼啊──!!有病的是你吧笨蛋伊寧!
  米列亞用力放下碗筷,嘟著嘴一指戳上他鼻尖:「伊寧 !你到底愛不愛我?!」
  「怎麼突然......當然愛啊。」伊寧下意識做出投降的手勢,認真的回望米列亞:「不然為什麼我要跟你結婚呢?」
  「那為什麼......為什麼你都不碰我!電視上跟遊戲裡都是這樣演的啊!新婚夫妻晚上除了──嗶──之外還能幹嘛!」米列亞把一堆青春亮麗的遊戲片扔在桌上:「虧我還想你是不是對天然型角色沒愛,特地改變屬性作傲嬌耶!你、你不愛我對不對!」
  「我...只是覺得......時機還沒到......」眼光不知該放在一臉必死的妻子身上還是那堆謎樣的光碟上,伊寧別開頭。
  「都已經結婚了哪裡還有什麼時機啦!不管了!你不來我來!就算你是騙婚我也要替你生個小孩死也要賴著你!」
  小孩?哪來的小孩可以生?
  「樓上的小孩都已經唸小學了!」米列亞好像看透了他的疑問。
  「好,你先冷靜一下,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要順其自然......我絕對沒有騙婚,因為我真的很喜歡你,這樣可以嗎?」
  伊寧誠懇的表情讓本來快翻臉的米列亞稍稍冷靜,扁扁嘴,圓滾滾的大眼睛溜了他一眼:「我相信你......」
  「那就好,不要想太多了。」笑了笑,伊寧再次專注回晚餐上頭。
  米列亞愣了半晌,瞬間領悟到了一件事。
  這次......是不是又被他打發掉了?

  「可惡啊──!」米列亞頹喪的倒在心愛的電腦前,緹娜作戰正式宣告失敗,兩人依舊停留在毫無進展的純潔關係上,難道要從此過著修道士一樣的禁慾生活嗎?不能這樣,也不能那樣?──不要啊!
  不行!一定要再想想辦法!一想到會演變成那種局勢,米列亞又燃起了鬥志。

  「啊!這不是樓上的先生嗎?你好!」米列亞遠遠看到公寓前頭熟悉的背影,便跑上前去打招呼,手上還拎著便利商店的袋子。
  「你好。」銀鴞回過頭發現他,笑著點頭,又對身旁人說了幾句話,米列亞這才注意到那人。「這位是......?」
  「我來介紹一下,這是內人。」銀鴞搭上身旁人的肩,頗有宣示主權的味道。「我是琯祁,請多指教。」那人微微點頭。
  啊,我知道,這種人就是圖書委員克莉絲的類型!書卷氣、知性的光輝、比起緹娜的美麗比較算清秀的臉蛋、還有增加萌度的眼鏡!雖然白髮紅眼有點奇怪,不過也算是個人特色啦!
  「你好,我是樓下的新住戶,米列亞。」鞠了個躬。「幾天前我有去你們家玩!不過聽說你去工作了,身為職業婦女真是了不起呢!」
  米列亞隱約看到琯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錯覺嗎?
  「......我倒是聽我們家零說過你......」頓了下。「她好像對你很有興趣的樣子,以後可能會給你添麻煩,還要請你多加包涵。」
  「哪哩,她看起來很可愛的樣子啊。」
  琯祁微微一笑,露出了一點牙齒。
  女兒被稱讚了做母親的果然都會很開心吧。笑起來別有一番風味呢,不知道伊寧喜不喜歡這一型?
  「時間不早了,沒有事的話我們先告辭了。」銀鴞插話進來,手不知何時滑到琯祁的腰,就要擁著他離開。
  好、好羨慕!
  「啊對了!對不起!我可以請教夫人幾個問題嗎?」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瞬間米列亞感受到一股寒意,不過下一秒就消失無蹤。
  錯覺嗎?米列亞歪著頭想。

  「米列亞?」進家門又沒見到人的伊寧困惑的蹙起眉。又怎麼了嗎?
  客廳沒有、廚房沒有......最後,伊寧推開書房的門。
  「米列亞。」伊寧放心的吁了口氣。「怎麼不回一聲呢?」
  「你回來了。」冷淡的不像米列亞的語氣,但確實是他的聲音。而本人是頭也不回。
  「嗯,我回來了。」伊寧老實的說。從米列亞背後走過去。「你到底怎麼了?......欸?」
  終於注意到了嗎?米列亞忍住嘴角的上揚,繼續裝作面無表情。
  「你看的這本書怎麼好像有點眼熟?......Physica......醫療與生物研究?還是原文書!米列亞,你......」伊寧抬起頭,剛好跟米列亞面對面,差點驚叫出聲。「眼、眼鏡!」
  怎樣怎樣?增加萌度的眼鏡效果不錯吧?啊表情表情......
  「你什麼時候近視的!怎麼沒有告訴我呢?」伊寧關切又擔憂的捧起米列亞的臉。「而且......」忽然臉色一變。「其實、其實你根本不是米列亞吧!該不會是隔壁的黑道?......你們把他藏到哪裡去了!」
  啊?米列亞呆滯了。
  「伊寧你這個大苯蛋!--」

  米列亞悶悶不樂的窩在電腦前,煩惱著千篇一律的問題。
  為什麼啊!--我已經這麼努力的不是嗎?--為什麼為什麼!--
  「紅梅姊姊!--」米列亞在家裡就可以聽到很耳熟的叫門聲。「我們去探險!--」
  接下來只聽見開門和細微的對話聲,沒多久是關門聲。
  「叮咚!」
  「咦咦?」米列亞跳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不好的預感,但還是去開了門。
  「米列亞!--我們來找你玩喔!」零歪著頭燦笑,也不等人家請就拉著紅梅闖入。「對不起,因為小零一直說要來玩......」
  「紅梅姊姊!你看你看!好多遊戲!」
  「慢著!那個不行啊──!」米列亞用平時絲毫感受不到的爆發力瞬移至那疊遊戲片小山,緊張的捍衛它們。畢竟裡面有些還貼著兒童不宜的標誌呢。
  「嘖,真小氣。」
  妳妳妳竟然說我小氣!等一下你這個小鬼怎麼那麼沒家教!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孩.......咦好像也是樓上的?--
  「耶耶!這不是最近很流行的!」零不理會米列亞怨念的目光,馬上轉移注意力。「紅梅姊姊!我們來玩!」逕自拿起在電視前的遊戲機,摸一摸後就好像很熟練的打開。「米列亞你們家都沒有吃的喔?」一副「你懂不懂待客之道」的樣子。
  「小零你不要這樣啦......」紅梅困擾的皺眉。「等一下人家就要生氣囉......」接著對米列亞抱歉的一笑:「對不起喔,她沒有惡意,我們等一下就會走了。」
  天使!這就是天使吧!真不愧是緹娜、呃不、紅櫻的妹妹!神果然是眷顧我的!
  「沒關係啦!我沒有生氣,你們要留下來玩就留下來啊我不介意。」心靈受到淨化的米列亞未假思索就脫口而出。
  「米列亞你真是大方!」零很開心的眨眨眼,笑的很可愛。「那我就先跟你玩吧!」把一隻搖桿遞給他。「你輸了要懲罰喔!」
  糟了都忘記這裏有個惡魔!米列亞大受打擊。還是披著羅莉外皮的惡魔啊!

  「唉!你就乖乖認輸吧!」
  玩了好幾輪遊戲,耗掉了好幾個小時,零都開始覺得無聊了。
  「為什麼我會輸!」米列亞不甘心的吶喊。
  米列亞你不要忘記這是Wii啊。
  「好歹你也贏了紅梅姊姊嘛,就不要太難過了。」
  「這不一樣......」
  「你瞧不起紅梅姊姊嗎?」一句話就堵住米列亞。「我要上廁所。」說完也不問位置在哪就自己去尋找了,真是獨立的孩子。
  「啊,時間好晚了呢!」紅梅驚呼。「等小零出來我們就好回去了。」
  「啊?喔好。」伊寧應該也快回來了吧......唉!那個問題什麼時候才能解決呢?
  「米列亞!」零蹦蹦跳跳回來,小臉閃閃發光。「你們家有好有趣的東西喔!我可以帶走嗎?」
  一股惡寒立刻竄起,米列亞幾乎跳了起來。「什麼東西!?我先跟你講喔!不准動我心愛的克蕾雅的腦筋!還有艾蓮娜跟莎西絲跟......」
  「唉哟你自己宅就算了不要覺得別人都跟你一樣!」
  我就是宅嘛宅有什麼不好不要瞧不起宅!--
  「我說得是『它』啦!」手豪邁的一指,向著那個據說會說話的污漬。
  米列亞呆滯。倒是紅梅蹙起眉:「小零,你又要撿奇怪的東西回去了嗎?」
  「可是我想要嘛--」嘟嘴。「小污也說想跟我走呀。」
  連名字都有了嗎?--
  「怎麼樣啦!沒問題吧米列亞?這樣你們家就不會有怪事發生了哟!我對你不錯吧!」
  「喔、喔......」米列亞仍處於衝擊後的茫然狀態。「既然小...小污它願意的話......」
  「謝啦!」零燦笑。「既然這樣就大赦!不處罰你了!」對污漬招了招手,米列亞只覺得一種異樣寒氣漫開,一團白白的、白白的......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看到......然後消失在零手裡,溫度才又回復到原本,甚至還上升了一點。
  這是怎麼樣啦!樓上小孩是靈媒體質,興趣是養小鬼?
  「好啦!紅梅姊姊我們回家吧!米列亞再見!」拉起紅梅,像來的時候一樣我行我素。「喔對了!」本來準備關門了,零的小腦袋又探進來。「米列亞啊,關於你的煩惱,我覺得實在很蠢!你就自己上就好了嘛!正常男人不都夢想成為攻?」
  什麼啊你這個靈媒小鬼剛剛說我宅現在說我蠢!等等!
  「你說什麼!」米列亞今天最震驚的時刻肯定是現在了。
  零露出一副「真是受不了你」的表情:「你不是一直在煩惱嗎?」
  「是沒錯啦......不!重點是你怎麼會知道!」米列亞驚恐的瞪大眼。果然我被監視了吧!他們在想著如何幹掉我嗎?
  「小污告訴我的哟!」零伸出手掌給他看。「因為整天待在家裡所以是妻子的想法好奇怪!爸爸也都待在家裡啊,也沒看過媽媽攻他。」
  妳妳妳看過嗎?這個小孩也太超齡了!
  「下次要介紹伊寧給我認識喔!」眨眨眼,闔上門。

  「米列亞你今天好像心情特別好?」伊寧笑著問。從進門到吃完晚餐,米列亞都難掩亮燦的笑容。
  「唔唔......算是吧。」摸摸臉,米列亞嘿嘿笑著。「樓上跟隔壁的小妹妹今天來玩,還說想認識你呢!」自動忽略心情好的關鍵。
  「喔?你們這麼快就玩在一起啦。」伊寧露出溫暖的笑容,摸摸米列亞的頭。
  「嗯!啊!伊寧你先去洗澡吧!碗給我洗。」米列亞眉開眼笑把作勢要洗碗的伊寧推去浴室。
  「啊?那就麻煩你了。」原來今天真的讓他那麼開心嗎?伊寧微笑著,開始解釦子。
  很好!萬事具備。米列亞接著洗完了澡,如果平時他應該會去拿瓶冰啤酒窩回電腦前,不過今天可是有重要的事要做!沒錯!這可能是他人生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零跟紅梅走了之後他自己越想越覺得零說的很有道理!仔細想想他的知識之類的都比伊寧還要豐富啊!雖然沒有經驗但是伊寧也沒有所以是平等的!這樣他的知識就會略勝一籌了!沒錯!
  走進臥室,伊寧穿著睡衣靠在床頭,揀了本睡前讀物在看,瞥見米列亞貼過來就隨手擱在床頭。「怎麼了?」
  米列亞一臉認真。「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談。」
  伊寧不由得也嚴肅起來,專注地傾身向前。
  「我思考了很久,我一直覺得夫妻就應該要--*消音*--都沒有考慮到你的心情,之前是我太為難你了。」
  「米列亞.....」伊寧感動又心疼。有種小孩長大了的感覺。
  「我早該想到當攻對你來說太勉強了,沒有關係!今後就讓我來吧。」米列亞緩緩把伊寧推倒在床上。
  「咦?什、等、嗚!」
  
  新婚生活才正要開始呢。
Comment:0  Trackback:0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79928.blog.fc2.com/tb.php/19-901d59bc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