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08.10

日常短篇集中

Category: 殘系列   Tags:BL
收錄<午後>、<我愛你>、<早晨>、<吻>、<吻痕>
皆為銀鴞與琯祁在一起之後的砂糖向



<午後>

  書房內。
  銀鴞左肩感到一股沉重,視線從手中的書移向那裡,不禁失笑。
  他伸手拿起琯祁手中快掉的書,隨手夾進一張書籤,放在一旁。
  調整一下姿勢,讓左邊的人枕的更舒適一些,愛憐地輕撫散落的雪白髮絲。
  伴著琯祁規律的呼吸聲,銀鴞帶著淺笑,翻向下一頁。


<我愛你>

  「琯祁……」溫熱的氣息噴在琯祁耳邊,下一秒便落入熾熱的懷抱中。銀鴞鼻尖輕蹭琯祁的側頸。
  「做什麼?」琯祁不為所動,繼續做自己的事,只是多了些無奈。
  「我愛你。」銀鴞用他低沉的嗓音留下甜膩的告白。
  「嗯,我也愛你。」琯祁頭也不回,幾乎是立刻的回應,口氣平淡的像在說「喔,下雨了」。
  「……吶,琯祁。」
  「嗯?」
  「你不覺得這樣很沒有誠意嗎?」銀鴞很認真的說。
  琯祁回頭白了他一眼:「你是熱戀中的小女生嗎?」
  「話不是這樣說啊。就算是結婚十年的夫妻,有時候不把話說出來對方還是不會懂的。」
  琯祁無言了。
  「你要我怎麼做?」沉默了幾秒,琯祁開口。
  銀鴞笑著拉起琯祁的手,讓琯祁不得不與他面對面。「看著我,發自內心說出來就行了。」銀鴞笑的溫柔,眼中滿是愛意。
  「我……」本來可以毫不猶豫送出口的字句,在眼前人閃閃發光的視線下卻變的如此困難。「我…」琯祁感覺一股躁熱爬上自己的臉,那該死的蒼白膚色一點遮掩的效果都沒有!
  「你不要再那樣盯著我了!」脹紅了臉,琯祁低吼出聲。
  「嗯?那可不行。」銀鴞大言不慚的說:「那樣你會難過死的。」
  「囉唆!被你這樣看誰說的出來啊!」琯祁不自覺好像說出了奇怪的話。
  聞言銀鴞嘆了口氣,手一拉,把琯祁拉進自己懷裡。琯祁頭抵在銀鴞胸口,可以聽到沉穩的心跳聲。「這樣可以了嗎?」銀鴞似乎是為了不能觀賞琯祁的表情感到惋惜。
  雖然這樣的姿勢實在沒有好到哪裡去,但至少不用被那雙充滿期盼的炙熱眼神盯著……琯祁為心中湧起的失落感到羞恥。
  不能否認他很喜歡那雙深邃的黑色眼睛。
  不管是惡劣的、戲弄的、自信的,以及更多時候、只屬於他的溫柔眼神。
  琯祁知道自己已經不能沒有這個人了。
  「銀鴞,我愛你。」
  如此困難如此簡單,琯祁低聲呢喃,以銀鴞絕不會漏聽的音量。
  他知道自己露出了銀鴞想看的表情,於是把臉埋的更深。
  埋進他最喜歡的溫暖懷抱中。



<早晨>

  雪白的睫毛顫動了下,毫無預警地睜開,裡頭的眸子還一片茫然,眨了兩下就完全清醒了。手掌撐著床鋪才想要起身,冷不防一雙手就把他攬回去,跌趴在厚實的胸膛。
  「喂……」輕捶了一下當作抗議。
  「不准走,」早上特有、更加低沉沙啞的嗓音。「你是我的。」
  「呿,」琯祁無奈的笑一下,這傢伙根本還沒睡醒吧?
  「什麼我是你的啊……」較細瘦的手臂緩緩回抱,強而有力。「你才是我的,聽到了沒?」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是對彼此的佔有慾。
  「聽到了,我是你的。」不知道是清醒了還是尚在朦朧的微笑,低下頭習慣性的在臉頰一吻。
  「嗯……」琯祁很滿意的感到睡意又襲上來,他懶洋洋的趴在銀鴞胸口,一點也不想移動了。

  「唔……再五分鐘好了……」不知道是誰如此咕噥著。





<吻>

  他用雙手,彷彿捧取神聖之物般捧起心愛之人的臉頰,琯祁雪白的睫毛膽怯地顫了顫,隨著他的貼近溫順的垂下,掩住血紅的瞳仁。他能感受到琯祁的吐息輕柔的拂在他皮膚上,帶著緊張的紊亂,撓得他心癢癢的。他感到愛憐在他心中滿溢,胸口盈著甜蜜的脹痛。
  然後,將他的唇貼上。


<吻痕>

  「其實我一直很好奇……」早晨的盥洗剛剛結束,琯祁只套了條牛仔褲,若有所思的看著鏡子,裸露的上身斑斑點點綴滿了吻痕,鎖骨和頸子附近更是密密麻麻。一旁跟著擠進浴室的銀鴞聞聲吐掉最後一口泡沫抬起頭。
  「到底怎麼做才能這麼持久啊……」琯祁對著鏡子揉著脖子旁特別大的一枚吻痕。
  「想知道嗎?」銀鴞瞇起眼,得意地欣賞他的「傑作」。
  「……還是算了。」當他露出那種表情時準沒好事。
  「不要那麼無情嘛~」一把將正欲離開的琯祁撈回來,扣住他最喜歡的腰,故意貼在他耳邊低喃:「全程名師親自教學,學費便宜算你喔。」
  琯祁輕輕笑了一下:「你很厲害嘛,『名師』。」其中卻散發出不濃但絕對後勁十足的酸意。
  銀鴞幾不可聞的嘆息,揉了揉琯祁的白髮:「你知道那是工作需要……」
  琯祁面無表情:「是啊,我知道。」
  銀鴞沉默了會兒,突然笑出聲,手又收緊了點,額頭相貼,兩人近在咫尺。「你知道嗎?我還真喜歡你為我吃醋的樣子。」說著還在鼻頭親了一下。
  琯祁抬眼瞪他,猝不及防被親個正著。
  「好啦,別露出這種會令我想再讓你躺回床上的表情。」低笑著,又是一吻,在臉頰上。
  琯祁輕捶了銀鴞一下,嘴角卻忍不住揚起,學著銀鴞的樣子貼在他耳邊輕聲呢喃:「好吧,那拉回話題,你學費要怎麼算呢?」果不其然看到銀鴞忍耐的表情。
  唉唉,看來他被銀鴞感染了惡劣的個性。
  「你覺得這樣如何……」銀鴞在頸邊輕蹭,再移到耳殼:「你給我,三個吻痕。」

  第一個,在側頸,貼著動脈,你血液的鼓動只能讓我感受。
  第二個,在左胸,貼著心臟,你心臟的跳動只能讓我聽到。
  第三個……
  琯祁輕吻上銀鴞大腿根部脆弱的皮膚,烙上屬於戀人的痕跡。
  
  這裡只有我能觸碰。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79928.blog.fc2.com/tb.php/15-8fa4a23b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