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9.28

fragment

Category: 殘系列
<冬雪>


「冬雪。」

少婦在門口虛扶著門柱,清冷卻又溫柔的聲音呼喚著,聲音並不大,但在靜謐的能聽見遠方小河流水的鄉村中,卻已足夠清晰,更何況這附近只住著他們一戶。

不一會兒,十來歲的男孩從一旁貓一般的溜出來,漆黑晶亮的眼睛圓滾滾的,嘴角一勾就是個燦爛的笑容,毫不猶豫的往少婦懷裡撲去。紫鳶有些無奈的輕摟了懷中的小東西,摸摸不知道做了什麼事,變得凌亂的黑髮,寵愛的神色畢露無遺。「嗯?又跑到哪裡去玩了呢?」

冬雪很享受的瞇起了眼:「去找狐狸玩,今天沒有咬我喔!」炫耀地伸出了乾淨的小手,想是還在路上的小河洗了才回來。

紫鳶莞爾一笑,神情中又帶著驕傲與期待,這孩子具有天生的敏銳度和毅力,即使這裡是雪國難得的未開發邊界,要找到並馴服敏捷的野生動物,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好了,快去準備一下,要出發了。」紫鳶拍了拍冬雪的背,讓他進屋裡。後者乖巧伶俐地去收拾必要的物品。

因為今天是重要的日子。




這幾年間,一種奇異的病毒突然出現,並且以即快的速度幾乎漫延了整個國家,儘管在後期「面具」的出現減緩了傳染的速度,也無法消除大部分國民都已感染的事實。它會侵蝕破壞人類表達及產生感情的能力,卻也使雪國人民專注於各種學術研究的發展,使這個本來就發達的國家在短短數年間擁有了睥睨世界的地位。僅僅是個邊界的城鎮,已經跟冬雪熟悉的環境截然不同,充滿人類智慧科技的產物,灰色冰冷的都市,另人窒息的空氣,這才是真正的雪國。

今天紫鳶帶著冬雪,是來接受領取代號和編號的儀式,如此才能成為雪國資料上的國民,不管是參與正式學制或是政府公司組織等等,這個程序都是不可或缺的。除了稱呼上的方便,也代表了個人的身分地位,也因此會隨之更動,對雪國人來說算是重要且實用。代號一旦接受了就不能放棄,雖說如此,也沒有明文規定必須執行這項程序,對於理性的雪國人來說,這是他們可以依對自己最有利的條件來判斷何時、是否要接受。

紫鳶端坐在外頭著會客室中,底下是出來時戴上的薄薄面具遮掩住的,自信又沉穩的模樣。儘管經過這十幾年,她已經不知道測驗制度發展到什麼程度了,但是冬雪,她極盡所能養育教導了十年的孩子,定不會讓她失望。

會客室的門打開了,一張制式微笑的面具,從下方傳出男人平板的聲音,請紫鳶入內。穿過走廊,進入另一間更加隱密的小房間,冬雪就坐在那,雙手穩穩地放在膝蓋上,神情間有著驚訝、驕傲與一點茫然。看見媽媽進來,綻放了一朵安心的笑容。

房內還有兩個跟前來傳喚的男人戴著一樣面具,讓人分不清誰是誰的,虛偽的笑臉。待紫鳶坐下,其中一位單刀直入地開口,是個女子。「國民編號P39108576,代號紫鳶,兒子稱呼冬雪,是嗎?」

「是。」

「測試結果令我們十分驚訝,」這樣說著,卻一點也無法從語氣上感覺到起伏。「冬雪在智力和觀察力上都有超乎指標的水準,同時也具備了良好的體質。更難得的是,他擁有一些我們沒有的東西。」朝冬雪的方向頓了一下。「為此,我們決定,給你們選擇。」伸出一根手指。「第一,按照原訂標準,直接以施測結果決定代號,如此在社會中也有不低的水準了……第二,」第二根手指。「我們將破例,讓他擁有『白』。條件是,他必須全程接受政府的訓練及課程。」

紫鳶輕輕吸了口氣,感覺到自己無法克制地心跳加快,嘴角上揚,還是佯裝冷靜的摸了摸冬雪柔軟的黑髮,輕柔的詢問:「你覺得呢?」

冬雪抬頭仰望著自己最敬愛的人,他一點也不懷疑母親希望的選擇是哪個,平凡的優秀或者,徹底的高人一等。即使這可能使他失去跟母親相處的時光,也可能是一條艱辛的道路,但是……


「我同意接受政府的條件。」

他願意為了達成最愛的人的期待,盡一切的努力。



「從現在起,你的國民編號是WH641031,代號白玉。」


滿足的嘴角揚起,燦爛美麗、而殘酷的笑靨,默默綻放。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s79928.blog.fc2.com/tb.php/14-3750ce19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back-to-top